描写峡谷景色的短文片段

1.三峡之中,唯巫峡最长。两岸都是高山峻岭,古木阴森,映蔽江面,止露得中间一线的青天。除非日月正中时分,方有光明透下。数百里内,岸上绝无人烟,唯闻猿声昼夜不断。因此有个俗谚云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断客肠。”(冯梦龙:《独孤生归途闹梦》)

2.美丽的、延长的峡谷,从希锡曼山岩的脚下开头,装饰着春天的丛绿,为银带似的蜿蜒的河流所横贯,在太阳光中洗沐。

这里——在希锡曼山岩这里,河流却把《阿迭绥》结束了,行程是经过了狭窄的隘岭和无数连山的曲折,忽而从险峻的、满生榆槲的山坡间飞过,忽而在浑身洞穴的岩石下潜行,这岩石,是涌成幻想的宫阙和尖碑,在嘲笑着五行和时光之力。([保]伐佐夫:《村妇》)

描写峡谷景色的短文片段

3.真的,这样迷人的景色恐怕哪儿也见不着:我们的下面是科依索尔谷地,谷地里贯穿着阿拉格瓦河和另一条河,仿佛两根银线;淡蓝色的迷雾在谷地上流动着,受到温暖的曙光的照耀,向附近的峡谷飘去;左右都是白雪皑皑、灌木丛生的山脊,一个比一个高,它们互相交错,绵延不绝;远方是同样的山岭,但没有两个山岩形状彼此相似,而山上的积雪又那么喜气洋洋、那么光辉灿烂地闪耀着玫瑰红的色彩,使人真想在这儿待上一辈子;太阳稍稍从暗蓝色的山岭后面露出脸来,只有看惯这种景色的眼睛才能把山岭同阴云分辨开来。([俄]莱蒙托夫:《当代英雄》)

4.在一条狭沟边沿,一株蓬松的榛树俯临着水面。在一块长满水汪汪的青草的洼地上,有一脉潺潺的溪涧,流到前面一片凹地里,形成一泓小小的圆沼。这圆沼的岸边,长着几棵菩提古树和一株弯曲的松树,一根仅存的松树枝仿佛手臂一般伸出着。再前面,在一狭条高地的顶上,一丛野玫瑰开出了洁白的花。这儿是山鹬在播迁时期最爱停留的处所。达莎和谢敏诺维奇在草地上坐下。他们下面那条弯曲的溪沟,水面上倒映着苍天的蔚蓝和飘垂的树叶的翠绿。离达莎不远,有两只灰色的小鸟,在树丛里飞着,从这根树枝跳到那根树枝,而且单调地叫着。在一处密林中间,一只斑鸠正在不知疲倦地咕咕地啼叫,带着失恋者的满腔悲哀。([苏]阿·托尔斯泰:《苦难的历程》)

5.如果这里有一个艺术家,他想为你把整个萨科的山谷里那种最富梦幻,最阴凉,最清静,最诱人的罗曼蒂克的景色都描绘出来,他将采用么主要的题材呢?那边画上许多树木,每棵树的树干都是空心的,仿佛那里头有一个隐士和一个耶稣受难像;这边又画上一片草地,还有一群牲口;那边的小茅屋上正在冒出一缕炊烟。一条迷津似的小径,弯弯曲曲地直穿到遥远的树林里,向着那山坡青翠、重重叠叠的冈峦通而去。可是,尽管这个画面是这样的恍如梦境,尽管这株松树把它的声声太息象落叶似的抖落在牧羊人的头上,而如果那牧羊人的眼睛不凝注在他面前那条富有魔力的溪流上,那就一切都是白费的了。([美]麦尔维尔:《白熊》)

描写峡谷景色的短文片段

6.天空乌云密布,十分阴沉,与午饭后的晴朗相比,大不一样。雨不住地下着,却丝毫不去惊扰山谷的静谧。雨声和溪水声交融在一起,而画眉那婉转的曲调在湿润的空气里回荡,与前面两者非常协调。我一路走去,身子擦过杜鹃往下淅沥滴水的花朵。杜鹃花沿着小径的边沿生长,成簇成团。小水滴从浸透了的花瓣里落在我手上。我的脚边也有不少花瓣,因浸泡多时已开始变色,可芳泽犹存,甚至变得更浓郁,同时却又不免带点陈腐。此外,还有多年苔藓的清香、泥土的苦涩味、羊齿梗和扭曲入地的树根的气息。我紧紧抓着迈克西姆的手,不敢出声。幸福谷的魔力把我整个儿摄住了。([英]杜穆里埃:《吕蓓卡》)

7.芙仑谷的里面,土壤肥得出油,地气暖得发酵,又当着夏季的时光,在万物孳孕发育的嘶嘶声音之下,草木的液汁都喷涌得几乎听得出声音来;在这种情形里,那么就是飘忽轻渺的恋爱,也都不得不变成缠绵热烈的深情。所以本来就一个有心,一个有意的人,现在更叫周围的景物熏染得如痴似醉了。([英]哈代:《德伯家的苔丝》)


已发布

分类

作者:

标签

7 次查询 用时 0.198 秒, 耗费了 7.43MB 内存